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幼稚鬼的恋爱物语

本来想填坑的,然而今天被影响了心情没了灵感(花式甩锅)还是把那篇觉得写的不好的文改改吧……
包庞包双向暗恋预警!ooc慎入!傻白甜慎入!!!

1.

包拯很苦恼。

因为他看上了一个人。

不是静儿。

没错,要是以前他死也不会相信自己这种钢筋直男也会喜欢上除了静儿以外的人,还是个男的。

庞籍。

于是包拯开始自我反省。

明明展护卫比那只臭螃蟹好一万倍,自己为什么就在这么强烈的对比下选择了他呢?

然后包拯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怕是早就喜欢上了。只是那份暗搓搓的感情还没来得及发酵,就被主考官棒打鸳鸯,不,鸳鸳。

包大人你臭不要脸,明明就是你自己小孩子心性死要面子不肯和解,否则在你们刚回到开封在聚福楼相聚那一次就能在一起了!

无辜背锅的主考官如是想。



2.

当然,喜不喜欢是一回事儿,说不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反正我们怂萌怂萌的包大人,肯定是不会说的。

毕竟他似乎能预见自己好不容易下决心说自己瞎了眼喜欢上了那只臭螃蟹后,那货嚣张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死包子!!最终你还是为本公子的魅力所折服!”

而且他不会信的。包拯叹了口气。

啧,死螃蟹又在黏着他老师了,多大的人了还有雏鸟情节,丢不丢人。

算了算了,眼不见为净。

我们的包大人毫无形象地在庞大人身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3.

庞籍很苦恼。

因为他好像喜欢上了自己的死对头。

但是庞籍不擅长自我反省,完全不想考虑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反正他又不会喜欢自己。

如果重回开封去聚福楼那一次胡老板调和一下,说不定就不一样了。

别看他俩天天一起上下朝,其实是势如水火啊。

老板那么大人了怎么人情世故都不懂。

不背,庞大人,这锅我不背,明明当时我劝了只是你和包大人没听见。

聚福楼胡老板非常委屈。



3.

庞籍自然是想过告白的。

但是用手指头都能想出来那死包子的态度。

“哈哈哈哈哈哈死螃蟹!我就知道!!!迟早你得被你长官我的魅力迷住!!!”

去你大爷的明明都是三品!

噫,那个死包子又在装可怜求公孙策原谅了,多大个人了还在那里哭唧唧的,丢不丢人。

庞籍皱了皱眉,转头就拉着江先生,“老师,外面冷,咱们先回府吧。”

我不能阻止,我不看行了吧?

呵,你们这两个幼稚鬼谈恋爱真累。




5.

包拯觉得最近庞籍不对劲。

他们俩已经好久没有吵过架了。

就算面对面,庞籍也不过是扫自己一眼,不会和自己针锋相对。

包大人有点方。

庞籍是不是知道自己喜欢他了?然后觉得难以接受,就主动疏远?

包拯心里有点难受。

好吧不是有点是很难受。

包大人坐在聚福楼二楼的桌子旁,偷瞄着对桌的庞籍陷入了沉思。



6.

庞籍觉得包拯最近有点不对劲。

他们俩已经好久没有吵过架了。

就算面对面,包拯也不过是哼一声,再也没有出言讽刺了。

庞大人有点方。

是不是没瞒好被包拯看出来了?他觉得两个男的在一起很恶心于是就主动疏远?

庞籍心里有点难受。

好吧不是有点是很难受。

庞大人坐在聚福楼二楼的桌子旁,望着桌子上的山珍海味陷入了沉思。

合着你们俩就是把吵架当调情吗?不是很懂你们抖m。



7.

年轻人有点杀伐决断的劲儿是好的。

于是包拯决定主动出击。

不成功便成仁。

成不了爱人就算是敌人也比这样毫无交流要强。

大不了就解释说自己是为了隔应他呗。

还真别说,庞大人他还真能信。

活该单身那么多年。



8.

庞籍在控制自己让自己努力坐住。

To be or not to be,it's aquestion.

但是告白不告白,这是一道送命题。

相较而言,稳稳坐在桌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庞大人似乎情商要高上那么一丢丢。

毕竟认识这么多年要出事早出事了。

徐徐图之应该更稳妥。

换种说法就是怂。

呵,注孤生。



9.

“庞籍。”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庞籍瞬间从椅子上跳起,张口就是“卧槽死包子你有病吧吓死我了!!”

那一刻,庞籍真的很想抽自己一耳光,怎么就控制不住那张嘴呢?

“你就这点胆子啊,怪不得比我级别低,你个三品堂下官!”

等等等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想怼你的……

大概是官家赐予了他勇气,庞籍把脚往凳子上一踩,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行,你有胆子,你胆子大有本事来亲我啊,来,对着这儿亲!”庞籍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你说的啊,亲就亲。”包拯努力忽略自己剧烈的心跳,一个箭步走到庞籍面前拽着他的领子就亲了上去。

两个死要面子的幼稚鬼的初吻是什么样的?就是不仅生涩,而且谁都不服谁。

“呼呼呼……死包子,我让你亲你还真亲啊?!!!”

“证明我比你有胆子啊!!”

庞籍难得没炸毛,只是盯着包拯的眸子。

没有厌恶,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眼看二人这是要修成正果的节奏,老板喜极而泣,苍天啊,自己以后终于不用再做抠出月牙的包子和长得像庞大人的螃蟹了!

好,现在回到现场。

“你要只是逗我玩最好现在解释一下。”庞籍严肃了起来。

“你以为我跟谁都亲啊。”包拯反击道。

“你……真心的?”

“哼,我可比你这个花花公子真多了。”

“得了吧,也不知道是谁买那么多名伶说静儿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总比某些人每天早上都使唤一大堆丫鬟伺候洗漱强!”

“那我也没有扯着公孙先生的袖子跟小媳妇似的说‘我错了’!”

“天天跟江先生腻腻歪歪的难道是我吗??”

“老板!再来十屉包子!每个给我抠出个月牙来!”

“老板!来十屉螃蟹!给我挑长得像他的蒸!”

哎,老板,任重道远啊!

你们这醋味都能飘到陷空岛了还不如现在要盘饺子呢。

空气中到处都是恋爱的酸臭,只有我一人还坚持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聚福楼老板

啥也别说啦,我心疼老板。


END

评论(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