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天地难容(吴邪x庞籍)


邪教慎入!!慎入!!!
这里走的是网剧开封奇谈的主线,时间线大概在庞籍被白衣女吓得神志不清那里
以及点梗的时候有亲要求沙海邪,emmmm如你所愿。





1.

说出来可能很丢人,庞籍是被吓晕过去的。

这也不能全怪他,任谁在被包拯吓唬了一通之后遇到那样的事都会不淡定的吧?

嗯,就是这样。

庞籍逐渐清醒过来,一睁眼,就受到了惊吓。

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男人,正拿着一把奇形怪状的刀准备向手腕割去。

“刀下留人!”庞籍几乎是脱口而出,“啊不对……那个 ,住手!”

那人竟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急不慌地把刀放下,将手伸进了衣服里。

见自己随随便便就阻止了一个小年轻儿轻生,庞籍暗自得意,语气也随便了很多,“你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小小年纪想不开就要轻生,你看你能住得了这样的房子生活质量肯定也不……”庞籍说着便开始端详整个屋子,却瞬间愣住了。

这绝对不是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种房屋。

再仔细看看那人,短得出奇的头发,怪异的打扮,以及,手里拿着的,黑色的,正对着他的奇怪东西。

庞籍有些慌了。

“这,这是哪儿啊,我怎么来到这里了?你是谁啊,你是那个穿着白衣服吓我的女鬼吗?你……”

“您好,关先生吗,您订的餐到了。”门外响起女人的声音。

男人并未答话,只是直直地盯着庞籍,从头到脚将他看过一遍,轻勾嘴角,慢慢收回手中黑色的物品。“请进。”

庞籍快被男人吓傻了,当他盯上自己时,突然有了一种从里到外被看干净了的感觉,心惊肉跳却生不起丝毫厌恶,不得不说,这男人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是极有魅力的。

“关先生,这是您订的餐。”门外的女人走进来,庞籍忙扭头看过去,却看到一个穿得比季女还暴露的女子,竟然就这样露出大腿走进男人的房间!不知羞耻!

还没来得及谴责女人暴露的穿着,庞籍就被接下来的事情惊得彻底说不出话。

那女人,竟然就这样直接穿过了自己,完全没受到一点阻碍。庞籍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却发现自己竟然呈半透明状态!

庞籍彻底崩溃了。

他转身想离开房间,却发现身子轻得不可思议,来到大厅大吼大叫,却没有一个人将目光放到他身上。

没人看得见他。

那,那个人,那个人是特殊的吧?那个人能看见自己吧?

庞籍又回到了男人的房间,连声音都带着哭腔,“你……你能看见我的是吧?你能听见我说话,是不是?”

见女人已经离开,男人轻轻笑了一下。

“坐。”





2.

对吴邪来说,不同人不同态度,该装的逼还是要装的。

比如某个北京来的小狼崽,比如这位莫名其妙闯入他生活的庞家大少爷。

最开始庞籍的突然出现的确是把他吓了一跳,甚至连枪都掏出来了,才反应过来汪家绝对不可能派这样的二货来折腾他。

心是放下了,但是逼还是要装下去的,吴邪默默给自己点赞,走路带风的自己果然帅呆了。

“诶诶,你明明叫吴邪,为什么当时那个女服务员叫你关先生啊。”

“因为……我是个低调的大侠。”

“别逗我了大清早亡了!”

“不是我说,你接受能力就这么强?你们大宋亡了也能接受?”

“不接受怎么办?难道要去宋末时期中流砥柱力挽狂澜?”

“得得得,你继续看你的少年包青天好了,真不懂,你一个庞籍看什么庞吉。”

“说不定这些案子在我回去以后真的会发生呢?剧透有什么不好。”

“行行行,庞太师您厉害,我出去了啊,别跟来,不然吓死你。”

“都说了我不是庞太师!”

庞籍来到这个世界,孤立无援的样子的确和吴邪当年有几分相似的,自然,我们的吴先生就对他多了几分怜惜。

虽说庞大少爷派不上什么用场,但每回身心俱疲回到家,总能看到一个人笑脸相迎,其实也不错。

这是第十八次了,黎簇,别让我失望。





3.

虽说吴邪各种明令禁止不让庞籍跟着自己去办事,在第n次看到吴邪那自我厌弃的表情时还是下定决心,跟了上去。

接着,就是三观的颠覆。

现在的庞籍,已经能淡定地看着吴邪肢解尸体刻上印记,顺便陪他聊天了。

“歇会儿。”吴邪一屁股做到地上,倚着墙点了根烟。“感觉你最近心情不太好?真的没有必要跟过来的,这事儿我能承受得了。”

“别抽烟了成不?那个什么狗尾巴花说了,抽烟对你肺不好!”

“狗尾巴花?”吴邪歪头看着庞籍,有些不解。

“就那个特别喜欢穿粉色衬衫的那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邪爆发出一阵笑声,“小花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他肯定把你直接打死哈哈哈哈哈……我说他怎么得罪你了落下这个名号。”

“就是不喜欢,不行吗?”

“行行行,庞大少爷您说啥是啥,哎你别岔开话题啊我问你事儿呢。”

“我不高兴是因为我恨。”庞籍声音渐渐低下去,“我没有实体,否则,和你一起弄这些,说不定也算能帮你分担分担心里压力。”

吴邪笑了。“把你这个毫无关系的人拉进这局里才是我压力最大的事儿呢。”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有人陪着肯定比一个人强!”庞籍顿了顿,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就摊上了这些倒霉事儿啊。”不仅是问吴邪,也是问他自己。

“命这种东西,你去问个为什么,不觉得太矫情了吗?”不等庞籍回复,吴邪站起身子,“还是太年轻啊大少爷……”





4.

被割喉扔下悬崖,最不淡定的反倒是庞籍,“吴邪!!!吴邪你没事吧,怎么办啊这雪山也没个人能帮忙,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啊你知道吗!!!”

庞籍一边哭一边徒劳地用手捂着吴邪的伤口,却一次次从吴邪的身上穿过。

吴邪摔到了雪地上,没有那么疼。

“吴邪,吴邪你没摔疼吧?你还好吗,你,你流了好多血……”旁边青年的声音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好吵……让我睡会儿……

“吴邪你醒醒啊,会有人来救你的,会的,”庞籍擦擦眼泪,继续毫无影响的喊着,“你别睡啊,你一睡着我怕你就醒不过来了,我陪你说说话好不好?你不用说话,就听我说好不好?”

“第一回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特别有魅力,就连那样压迫地看着我我都没法反感……”

“其实我挺感谢你的,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会崩溃……”

“我有点嫉妒解雨臣,因为在你疲倦的时候他能让你安眠,我却只能在旁边看着……”

“你身边的人我都挺嫉妒的……”

“你别睡!你听我说,我最讨厌那个叫黎簇的……”

“他对你的感情绝对不是你想的!他的眼神特别暧昧!绝对不正常!等你身体好了咱们一块去找他算账好不好……”

“吴邪……”

幸好,援军来了,在吴邪安心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还是唾弃了一下自己。

完了,这下子真的离不开这小子了……




5.

随着吴邪十年之约的临近,庞籍越来越不愿意说话了。

或许,自己始终是外人吧,看他和胖子插科打诨,自己却永远不可能搭上话,庞籍突然特别怕张起灵出来。

那时候,吴邪把一切都放下了,还会在意自己吗?

“诶,你最近状态不对啊。”

“怎么不对了?”

“话少了。”

“我只能和你说话,你当着下属的面儿对着空气讲话,你的属下怕不是要以为你变成傻子了。”

“你是不是怕小哥出来我会忽视你?”

“没,有!”

“其实我总有一种感觉,你可能要离开了。”吴邪看着庞籍,咧咧嘴。

“……”庞籍自然也是能感觉到的。

“如果你真回去了,”吴邪叼着烟,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就把我忘的干干净净,记住不?”

“谁稀罕记得你啊……”

吴邪说的没错。在张起灵出青铜门的那一刻,突然一股大力拉拽,庞籍甚至来不及说一句再见,就被拉了过去。

无处言别。





6.

庞籍醒来时,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却不再记得梦里的内容。

明明……感觉真实的不得了,却好像什么都不记得。

当然,庞籍也没功夫回忆,一个交子案,弄得他心力交瘁,家破人亡。

站在船头,庞籍扭头看着旁边的庞桶。

“庞桶啊,跟着我,你后不后悔?”

“公子啊,你知道的,我自然是不会后悔的,就是心疼公子,你说,为什么就要你经历这些啊……”

庞籍几乎是脱口而出,“命这种东西,你去问个为什么,不觉得太矫情了吗?”

一瞬间,记忆如泉水般涌出。

嘿,吴邪,我还真差点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在我没有。

你让我忘了你,我就忘了你,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庞桶看自家公子脸色不对,忙上前扶着他,“公子……”

“放心吧,就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故人?”

“这辈子都见不到的那种。”



红尘万里风云剧变赴苍龙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看尽沧海桑田当时的离别太匆匆
天地浩大只问何日再相逢





7.尾声

“庞爱卿,曾经我一度以为,你真的撑不下来了。让你去做襄阳王的义子的确难为你了。”

“有个倒霉蛋,比我还要倒霉,我看着他一步步走了过来,再怎么说,不能比他差太多啊。”庞籍坐在皇上对面,落下一子。

青年莞尔一笑,明艳一如当年。





END




emmmmm终于搞定了!!!
吴邪的时间线米娜桑应该看懂了……吧?相识是在老吴第十七次失败后。
感情升温是在弄干尸湿尸碎尸那里。
离开是十年之约小哥出来。
回到宋朝的庞庞失去了那段记忆 并在去往襄阳的路上恢复了记忆,毕竟他是看着吴邪一步步走过来的,自然也就学会了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
或许依旧会自我厌弃,但还是会向往阳光的一面。
就像老吴说过的,我们也许不能长久地活下去,请让我们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

番外什么的……看热度了,嗯。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