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放开那个游戏让我来之这倒霉的面基

鼠猫现代架空聊天体,玩家鼠x客服猫,大概是番外



“来来来,今天我请客啊,庆祝咱们公司挺进决赛!”更衣室内,庞籍换下球服朝着队友吆喝道。


“诶诶诶,你个死螃蟹别太兴奋了啊,最后和陷空这一仗可不好打。”


“陷空的确很强。”公孙策推了推眼镜,拿出个笔记本,“他们队板凳深度虽然一般,但是胜在首发厉害。卢方投篮稳,韩彰臂展长,徐庆变向速度快,蒋平球商高,更不用说队长白锦堂了,且不说他那球技,光是后援团,就够咱们吃一壶的。”


马汉叹了口气,“幸亏都是开封市,没有主场客场之分,否则真是要命了。”


“诶,听说这些人也都是咱们开封奇谈人物原型,我还没见过真人呢。不过……听公孙这么分析,真的瞬间跳戏啊。”


“我就不理解了,白锦堂好歹也是个公司老总,怎么就这么闲带着队打比赛呢?!”



包拯听言努努嘴,“诶诶,总裁怎么就不能打比赛了,咱们庞总不也是首发吗?”


“我说了我爸只是让我练手,练手你懂吗!我现在不是总裁!”


“哎呀准总裁也没差嘛~”


庞籍瞪了包拯一眼,继续说道,“好了说正事……他们首发本来就厉害,最要命的是他们的第六人白玉堂,这小子和咱们一样,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公司联赛,但简直就像开了挂一样……这白家兄弟,一个比一个可怕。”


“不可怕。”坐在角落里的展昭突然出声。


“啊?”


“挺蠢的。”


“谁?谁挺蠢的?”


“……没事。”


“……”


“行了行了,战术什么的明天布置,走了走了,吃饭去!”



一般情况下,这种动员全市职工的大型篮球比赛,一向是不会给球员太多休息时间的,今天半决赛,明天就要打决赛。所以一般情况下,球员会在比赛前半小时入场,熟悉场地顺便热身。


既然说是“一般情况下”,那肯定就有特殊的了,比如提前一个半小时就倚在球员通道边摆pose的白五爷。经过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等待,在目送自家队友入场之后,白玉堂先生终于等来了一直想等的人。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


“臭猫!”



换好球服正准备入场的展昭扭过头望向执着凹造型的某人,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白玉堂。”


这什么破态度嘛!在游戏里就这样,没想到在现实生活中也这副德行!


见白玉堂不吭声,展昭难得好心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两个通过游戏聊起来的人好不容易见面了兴奋一下会死吗???


“……没事的话我走了。”


“展昭!”几乎不经大脑,白玉堂直接叫住了展昭。“那个……你我好不容易晋级决赛 ,一会就要在赛场上争个你死我活了,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展昭愣了半秒,随后将手中的毛巾搭在臂弯间,举起双手毫无灵魂地拍了几下,“你很棒棒哦。”


“臭猫!你……”


“队长叫我过去集合了,一会赛场上见。”


“喂!!!真人和游戏里一样讨厌!!臭猫!!等等我!!”


“请双方队长到记录台签到。”听到广播,白玉堂到底没有跟着展昭跑到他们的休息区,而是走向了记录台。怎么说也得给老哥助威啊。


“你说我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白锦堂签完字后对身旁的庞籍苦笑了一下,“一年半前我要是不帮你的忙,说不定今年职工篮球赛还是我们一家独秀呢。”


“白大少爷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成吗?”庞籍毫不留情地瞪了白锦堂一眼,“你赚了多大的便宜你心里就没点那啥啥数?”


“有的有的,自然是有的。”白锦堂闻言笑得一脸痴汉,意识到自己面部表情不太对劲后又赶忙收回,“这比赛……我肯定不会让着你的。”


庞籍扬起嘴角,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彼此彼此。”


“呵。”白锦堂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些什么,顺手搂过显然处于愣神状态的白玉堂,“小胖子,回神了!”


“哥我都不胖了好吗……诶,原来你和庞籍关系挺好的啊。”


“我以为你知道的。那天凌晨你丧心病狂一个电话把我吵醒,那时我不就跟你解释了吗。”


“那时候你迷迷糊糊的,就解释了个大概,就那么哈欠连天的一段话有无数的bug。”


 “这是人家的商业机密,我也不好全盘托出吧?”


“行吧行吧反正你有理。”白玉堂凑近自家哥哥,贴在哥哥耳边轻声问道,“那……游戏里你和大哥的剧情……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啊?恩?”为了更好观察白锦堂的表情,白玉堂又撤回啊些许距离,“如实招来!”


谁料白锦堂竟然一点脸红的意思都没有,只是露出了那么一丢丢类似于和庞籍谈到某事时的痴汉笑,“你说呢?咳……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先跟你说说庞籍他们的远光集团这次篮球队的配置。”


听到这话,白玉堂停住了脚步,“我亲哥啊,这马上都要上场了,你才想起来和我说这事?”


“臭小子我为什么现在才和你说你心里不清楚吗?”白锦堂直接照着弟弟的后脑勺来了一下子,“昨天比赛结束听说远光晋级决赛 ,是谁屁颠屁颠跑到人家的比赛场地,连我嘱咐队员的话都来不及听?”


“我那是……”白玉堂一时语塞,“啊……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哥你看啊,这一个系列赛,他们和咱们的比赛时间一直都是错开的,好不容易有一次时间点差不多,可惜人家开赛的时间比咱们晚,咱们比赛结束了,我要不去看一眼打探打探敌情,那可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了。”


“编,继续编。”


“我……”


“但是咱们昨天打了加时赛,打完人家都走光了,啧啧啧,可惜了某人痴心错付啊……”


“哥……”


“诶你说如果爸妈从欧洲旅游回来知道你也喜欢上了一个男的,他们会不会打死我。”


“我不是我没有!!!谁喜欢他了!!不对,我哪喜欢谁了!!”


“每天中午在公司咱们六个一块吃饭的时候,你张口闭口都是‘臭猫’,你说你哥我是耳朵聋啊还是脑子出问题了啊?行了,先和你说一下远光的这几个人吧……”




“比赛开始!请双方队员入场!”

“远光远光!天下无双!”

“谁与争锋,唯我陷空!”



比赛正式打响,台上的主持人也开始了解说。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栗子。”


“我是果子。”


“现在是开封市职工联赛的比赛现场,陷空对战远光。”


“先开介绍一下这两支球队。”


“陷空队,两年前老总裁将陷空集团交付给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长子,同年年末,白锦堂带领球队取的职工联赛冠军。同时,这也是公认的本届颜值最高的篮球队之一,队长白锦堂更是大众少女的梦中情人。”


“远光队,同样也是现在大火的开封奇谈手游以及恋与开封府手游的制作团队,附属与远光集团,却有高度的控制权,一切策划皆由团队自己负责,此团队据说也是远光集团未来继承人庞籍与其同伴创建的,也不知这支在远光只呆了一年的团队会有怎样的发展。”


“这段话好玛丽苏啊。”


“台本就这样咱们只能照着念啊。”


“安啦安啦没关系,反正也没什么人听……”



   ……



“可以说,远光3号庞籍和21号包拯是我见过最默契的两个球员了。”


“没错,尤其是传球,不需要交流,不需要眼神,单单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对方想做什么。”


“这绝对是认识好几年的知己了。”


解说的话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在意的,偏偏两个幼稚鬼听不得。二人几乎是同时停下脚步反驳。


“才不是知己!”


“我不认识他!”


机会!蒋平迅速把球从习惯性准备劝架的王朝手中断下,“大哥!”


卢方接过球,一记漂亮的跳投——两分命中!


场边记录台上计时员的声音响起,“场上比分,78比80,陷空领先!距离本场比赛结束还有两分钟!”


“裁判!请求换人。”庞籍皱了皱眉,一瘸一拐走向球员席。


“怎么了怎么了?”包拯见状,赶忙过去扶他,“刚才不改好好的吗?”


庞籍白了包拯一眼,扁扁嘴,嘟囔道,“还不是刚才听解说里说咱俩是什么知己吗,一时急火攻心,崴着脚了……”


“……出息。”


庞籍一下子就停住了。“死包子你什么意思!追根到底明明就是你的错!你还好意思说我?!去去去!不用你扶了!”


“切,我还不稀罕呢。”


听到这话,庞籍气极,毫无形象地开始向球员席那边的江子云撒娇,“老师!我崴脚了!”


江子云笑笑,“少爷,这么严重吗?那要不要喝些中药啊?”


“啊?不了不了不了……我能走回去……”


比赛继续。


“观众朋友们,欢迎回到比赛现场。”


“刚才陷空队卢方的进球显然鼓舞了士气,白锦堂一记盖帽后徐庆一条龙上篮,两分入账。”


“场上比分这是要拉开的趋势啊。”


“远光队包拯持球,被陷空6号韩彰拦住,篮下空位,最好是传球给——强行突破

!太有种了!”


“找准机会传球,展昭早已在三分线外站好——远投三分!”


“球权到了陷空这边……好家伙,蒋平在罚球点策应,白玉堂、卢方交叉跑位,绕过蒋平的掩护,在底线,两人突然来了一个高质量的无球挡拆——被卢方挡住的王朝奋起直追,而白锦堂、蒋平早已做好了掩护,白玉堂从容接球,面前无人,标志性的中投——命中!”


“分差再次被拉到三分!刚才你说那么一段话不累吗?”


“但是听起来牛逼啊!”


“这边展昭不甘示弱,大帽白玉堂,反击快下——彪中不讲理三分!现场迷妹已经沸腾了!”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五秒!莫非这场比赛要拖入加时?卢方上篮不中,白锦堂飞身赶到!双手暴扣!!!看来比赛胜负已定!”


“五!四!三!二——远光请求暂停!……现在距离比赛结束只有零点二秒!不知是否有转机!”


场上。


庞籍拿来战术板,“大家过来。”


“没法打了。”张龙拿毛巾擦着被汗水浸湿的头发,“零点二秒,虽然球权在咱们这边 ,但是掷球入界接到球时间就到了。”


现在旁边的包拯突然出声,“不。还有办法。”


庞籍笑了。“的确,掷球入界接到球时间就到了,但还有一种方法,不接球,只碰它一下。”


“啊?”


“大概意思就是——一人掷球入界,他的队友不接球,而是用手拍一下球,就想玩排球一样,给它一个力让它飞进篮筐,这样没有直接让球在手中停留,规则上是允许的。”包拯解释道,“成败在此一举了。”


“我来。”展昭主动提出要求。


“难得啊,我们的大男神也能这么积极?”


“如果赢了,告诉你们原因。”


“还卖起关子了……来吧!放手一搏!!”


“暂停时间到,比赛开始!”记录台上,计时员大喊。


包拯从裁判那里拿到球,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在远光奋斗了一年,虽说是庞家的公司,但无论是庞籍还是大家,心里都憋了股劲儿。不想输,无论是什么,都不想输。他们要证明,他们不是占了多大便宜,他们要向所有人证实,这个团队,足够优秀。


出手。


界内的展昭跳起,猛地给在空中运动的球一击,哨声响起。


球进了。


“远投三分!!!开封市职工联赛,冠军——远光集团!!”


包拯长舒一口气,搂着展昭的肩膀走到球员席。“怎么样?不错吧?”


“竟然不得瑟一下?不像死包子啊。展昭,你说的那个,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啊?”展昭愣了一下。


“不会真是吧?你别和我打哑迷!”


“……是的。”


“什么?!!”这回轮到庞籍震惊了。“还真是啊!”


“你俩在那说什么呢?”包拯一看自己被忽视,不高兴了。


“大概是‘风流天下我一人’到底是谁吧。”公孙推了推眼镜。


“风流天下我一人就是白玉堂,刚才跟咱们打球的那个。”


“啥?!!!!!”


TBC



鼠猫300fo福利终于搞定了!

关于放开那个游戏让我来这一系列,大体的世界观基本上我和果子已经想的差不多了,现在就主要是添加内容。

有些文中出现的伏笔以后都会提到的~

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以及……为什么感觉后面的篮球场面蜜汁专业?因为栗子我就是篮球裁判呀~

前文链接

http://innocencemylove.lofter.com/post/1e2feb30_11dcd3a01-10

http://nutjiu.lofter.com/post/1ccf7edc_11d64d93番外一

http://nutjiu.lofter.com/post/1ccf7edc_11dcbabc番外二

http://nutjiu.lofter.com/post/1ccf7edc_11dcbabc番外三

评论(1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