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这丧病的开封不能好了】当白起穿越到开封府


突然长出来的丧心病狂的脑洞,起洛+开封奇谈
bug肯定是会有的,更新肯定是不稳定的
以及,配音梗真的是百玩不腻啊~







嘶……头疼。



怎么回事来着?白起努力回想起来。他,周棋洛,李泽言,许墨四人对峙,期间李泽言突然放大招,许墨随即出手,时间和空间的碰撞使还没来得及出手的白起感受到剧烈的撕扯,危急之下只来得及给自己周身布上防护罩,没一会儿,“duang”得一声脑袋似乎撞到了什么,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挣扎着睁开双眼,却看到眼前黑漆漆一片,完全不受掌控的情况给白起带来了剧烈的心慌。



“这是……哪?我的眼睛……”



“他醒了他醒了!!!老师您果然厉害!!”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这位公子,刚才的剧烈撞击使你的头部产生瘀血,会导致暂时的失明,但是只要按时吃药,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好耳熟的声音。白起一时间有些发愣,的确是非常耳熟的,却不会给人以一种后背发凉的寒意,但是听到这声音,白起还是会下意识的想要抵抗,因为这个人是……



“公子?”



许墨。



拔枪,上膛,瞄准,虽然眼睛看不见,但白起绝对有把握自己的枪口对准了那人。“许墨,你又想干什么。”



“诶诶诶,你什么人啊,老师辛辛苦苦给你看病熬药,要是不是老师,你现在说不定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呢,你就这么恩将仇报?”还是那个年轻人的声音。



“的确是这个理啊,这位公子,你先把你手里这黑咕隆咚的东西收一收,看着心慌。”



“公子你也算是幸运的了,这头抢地还能正好落到我开封府门口,而且没砸到什么人,如果真砸到人了,你现在就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在大牢里呆着了。”



“哎,公子啊,你这练的是哪家功夫啊,铁头功都没有这么硬的吧?从天上‘嗖’得一下砸下来,脑袋直挺挺就插在地上了,好家伙,活生生给我们开封府门前的路砸了个大窟窿,我们四个跟拔萝卜似的,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扒出来呢,这样竟然除了昏迷和一点点瘀血啥事没有,人才,绝对是人才。”



“啊……这位公子别奇怪啊,他们仨就是看你醒了比较兴奋,不用理他们就好,我们大人和先生因为听说城西那边发生了踩踏事件,先赶过去了,所以才麻烦庞府江先生来给你看病,等大人一会回来,有什么事你和他说就好,开封府一定会为你作主的。”



已经完全失控了。白起完全不知道许墨领着一群戏精一样的Cosplay爱好者在干什么,然而更惊悚的还在后面。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把门口的人群给我堵住了!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进来!”



白起太阳穴猛跳。



李泽言?



“大人你怎么又变身了?”



“以后再说!先把门口丧尸一样的人群给我挡……”噗通。似乎是摔到地上的声音。



啧,华锐总裁也会也这么狼狈的时候?



“江先生,他醒了吗?”



“醒了,只是脑内瘀血,坚持服药就是了。”



白起对此话不敢苟同,毕竟许墨开的药,他是真不敢吃。



“辛苦江先生了。”



“哪里哪里。”



“那我就先去看看大人刚带回来的那位了,他似乎……挺不同的。”



“好,告辞。少爷,别看热闹了,回府吧。”许墨这是要离开了?



“展护卫,那位病人就麻烦你先去照看一下了。”



“是。”



脚步声。



“这位……朋友。我们大人刚才晕过去了,抱歉,你现在行动不便,就暂住开封府吧。”



心脏剧烈的跳动。白起自然是很熟悉周棋洛的声音的,超级巨星的声音,几乎在哪里都能听到,即使自行做一些改变,他也会瞬间辨别出。周棋洛怎么也来了?



“你为何……不说话?”



“周棋洛,这么玩有意思吗。”



“你在和我说话?”



“很显然,是的。”



“我不认识你。”



“但我能听出是你,周棋洛。”



“在下……开封府,展昭。”



“展昭?大明星还真玩起角色扮演了?”



“那你又叫什么啊。”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白起一跳,这什么人,能在他几乎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出现。



“……白起。”



那人嗤笑了一声,“白起?你起个春秋战国时期的名字也好意思说别人?”



“玉堂。”



“臭猫你别向着这陌生人说话好吗!还是说因为他的声音像白菊花啊?”



“像吗?我没听出来。”



诡异的沉默。


突然,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


“你也在啊!”



TBC

评论(2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