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武华/华武无差】你跟我走吗

路上突然想到一个特别俗特别俗不知道被用了多少遍的梗
写着玩吧,慎入哈




眉清目秀的催债小道长们一直是华山脚下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偏偏这一天就没见到。


一群人背着剑匣浩浩荡荡就要往山门进,美名其曰,拜访。


掌门闻言嘴角一抽,算算每个月还债的日子也快到了,皱着眉没有阻拦——反正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拉下脸来砸场子,这些个小辈儿道行还不够。


与此同时,某打群架的扛把子小师弟听到这话,扛起身边准备给齐师兄送去的酒,撒丫子就要开溜,却猝不及防被师姐一把拽回来,“解释一下?”


这是个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故事。


那位小道长十分套路地说要小师弟还钱,还不上就卖身给他,小师弟想了想,欣然应允。


小道长年纪不大,资历尚浅,对于那些风花雪月之事更是一窍不通,于是真的只是要求和小师弟一起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纯聊天。


小师弟不干,要他先把契约签了,从此以后他不能再管自己要钱,否则他死也不会上床的。


小道长一寻思,反正都是自家人了——娘以前说睡了一被窝就是一家人,谁的钱都一样了,于是很快就签上了。


结果可想而知,小师弟运起轻功嗖嗖嗖就飞回了华山,独留小道长对着空空的床和空空的桌子发呆——那纸契约明明昨晚还在桌子上的。


再然后,就是开头一幕了。


小师弟解释完,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被师姐揪红的耳朵,嘟囔道,“师姐你这么暴力,云梦的小姐姐们哪会要你啊。”


师姐听到这话手一抖,壶里的胡辣汤洒了一半,稳了稳心神慢悠悠地回答道,“你可知……上次我们除恶,她的伤害是我的两倍。”


真可怕。小师弟心想,但是前来催债的小道长肯定更可怕,这么想着,趁师姐不注意顺走了那半壶胡辣汤,向着齐师兄所在方向赶去。


小道长感到的时候,小师弟正在屋檐上美滋滋地饮酒呢——一口胡辣汤一口酒,生活就是这么惬意。


小道长眼圈微红,仰着脖子大喊,“你根本不爱我!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我的钱!”


小师弟本想解释些什么,突然意识到师姐那半壶胡辣汤续航能力太差,他现在已经开始掉血了。


——穷得只剩一身正气的小师弟身上没有一颗红药。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小师弟哆哆嗦嗦地从屋顶跳下来,“我没红药了,你要是不想让我死就给我留条道。”


小道长闻言,别过头,伸出已经被冻的通红的手,递给他一个装得满满的蜀绣袋,“我有药,你跟我走吗?”


“……跟。”

END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售后
占一堆tag给我牛逼坏了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