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歪歪歪?我的手办成精了!(二)

本篇喻黄周翔微韩张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






喻文州是被黄少天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个人点着脚进了自己的房门,砰得一声跳上了床,然后不算温柔地揉着他的脸,咕咕嘟嘟地说着什么。


“队长,你快点起床啊队长,出大事了!!”


喻文州眯着眼睛,慢慢撑起身子,“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见喻文州已经清醒,直起身子往旁边一坐,哭丧着脸看着自家队长,“队长,我的索克萨尔没了!”


喻文州闻言心头一紧,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床头——索克萨尔账号卡正安然无恙地躺在那里,“少天……”


没等喻文州问完,黄少天急忙解释,“不是索克萨尔账号卡,是我床头柜上的那个!和夜雨声烦放在一起的那个手办!今早我被饿醒本想找点吃的,一扭头就发现我的手办没了!”


喻文州自然是知道那两个手办的,自己的电脑桌上也放了一模一样的两——“……我的夜雨声烦也不见了。”


黄少天也顺着喻文州的视线望了过去,再扭过头来,已经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队长,咱们蓝雨,招賊了!”说完不等喻文州反应,顺过喻文州的手机非常熟练地解开了锁,点开〔壮哉我大蓝雨〕的群就开始艾特全体成员。




[索克萨尔]各位都看一眼啊啊啊!!@全体成员@全体成员 我和队长的手办都丢了,你们也看看自己有没有丢了的东西!咱们蓝雨似乎招贼了!!!




等“发送”键已经按下,黄少天才反应过来,“队长……我现在撤回,还赶趟不?”


喻文州愣了愣,很快又笑了出来,“没事,留着吧。”


“可是……”


“咱们两个在一起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大家都知道 也挺好。”


“也行吧。”黄少天嘟囔道,顺手登录上自己的QQ,查看最新消息的时候,突然僵住了——“队长,职位群里,张佳乐说他的手办也丢了……这不会是一次针对职业选手的阴谋吧!他们想通过咱们最喜欢的手办对咱们进行要挟!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事儿谁干的啊是不是因为咱们世邀赛拿了冠军他们心不干啊不行我得去看看小卢,他还小可别吓着了……”黄少天说着,下床拉开了门,猛地弯下腰一手捞过想要从门缝溜出的黑影,用脚“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将黑影往喻文州方向一抛,眸中再没有刚才的惊慌和担忧——“解释解释吧?手办小朋友?”





————————————————————————我是切镜头的分割线————————————————————





孙翔最开始看群里张佳乐说自己手办丢了的时候还挺不以为意的。这是睡糊涂忘记自己把手办扔哪儿了吧?


一瞬间,孙翔脑中想到了很多词。


愚蠢。


幼稚。


无聊。


不过如此。


大惊小怪。


漏洞百出。


呸呸呸自己绝对是被杜明洗脑了!


孙翔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突然手似乎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吓得他几乎瞬间一个机灵蹲到了墙那头,做好心里准备了才小心翼翼地看向那边。


一个一叶之秋手办,一个第九赛季一叶之秋的手办,正坐在桌边,特别少女地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他。


孙翔是确定自己没有一叶之秋的手办的,制作商曾经要送他,但是他一个都没要——多多少少还是会心里不舒服吧,毕竟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


所以,这个ooc得不行的一叶之秋到底是哪来的啊?!!!


孙翔在群里抱怨着,宁可去微博闲逛也不肯靠近某个疑似成精了的一叶之秋手办。


恐惧使他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敲响。


“谁啊?”


“孙,我的一叶不见了。”





——————————————————我是霸图夕阳红的分割线————————————————





手办的失踪使得联盟众人没有发现一个华点——张新杰那个点按理不应该冒泡的。


童话中的睡美人是被吻醒的。


张新杰也是。


一睁眼,就是一个不到他小臂高的石不转手办,黑着个脸还蜜汁羞涩地望着他。


张新杰很慌,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毫无灵魂地朝着手办笑了一下——“……早上好?”


手办只是紧紧地盯着他,也不说一句话。张新杰甚至觉得下一秒这个石不转就要用十字架打破他的脑壳。


——我一定是睡糊涂了。张新杰心想,本想再睡过去,却被石不转的死亡视线盯得脊背发凉。


算了,不睡了。张新杰自暴自弃地想,穿着睡衣端坐在床头,和石不转两两相望的时间似乎一下子就漫长了起来。


拿出手机,却正巧看到张佳乐在群里大呼小叫——集体事件吗?张新杰将眼镜向上推了推,看着石不转的眼神也带了些审视。


张新杰也遇到手办的灵异事件了,但是张新杰不说。


心脏青年和他最后的倔强。






TBC

瓶颈期辣鸡产物,见谅哈

下一篇我要睡服我区大佬,敬请期待

评论(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