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华山x云梦bg】非洲华山的偷渡二三事

非洲华山x欧洲云梦的不负责小甜饼
可能会有bug,慎入哈



有句古话说得好,穷所指的地方,非也会如影随形。


华山是非常对得起他的门派的,穷,并非着。


这一天,他终于决定用他辛辛苦苦陪各种队伍讨伐武维杨兑换来的二十个破旧地图全都兑换了——他本来还想再攒攒的,但是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


华山到底有多非呢?


二十个地图,十次是已经用不到的初级翠玉,四次是少的可怜的二级源石,还有五次,什么都没有。


华山摸着自己好不容易攒钱高价买来的香,生无可恋。


于是,他用那颤抖的手打开了最后一张地图——在半山腰。


华山运起轻功跑过去,做足了心理准备一铲子下去……什么都没有。一瞬间,华山几乎想拎过那只瞎卖萌的狗煮熟了卖肉。


华山愤怒地扔下了铲子,惊讶的发现,他竟然砸出了一个大坑,再调息一下,充盈的内力绝不是闹着玩的。


卧槽,刚才感觉一道红光进入我的体内,这不是错觉?华山兴奋极了,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脱非入欧揽着白富美身后一群小弟走向人生巅峰的未来。


一定要和那个天天嘲笑自己又穷又非实际他自己也是的某个武当好好显摆一下,华山如是想。


极度膨胀之下,华山直接跑到山顶,准备直接飞回严州城。


天有不测风云。


确切的说,这已经不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了,这是苍天要你亡就要先让你狂——华山飞到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脉络中的那股内力消失了。


慌乱中,连运起轻功缓冲一下都没想到,就这么直直地摔了下去,残了。


天渐黑,这条不知是哪的小路上根本没有人,某个狗比gay当八成跑去汤池找男朋友了,也不知道需不需要自己送他一瓶开塞露——华山充满恶意地想着,心中越发悲凉。


他皮皮华的一世英名,今天怕是就要折在这儿了。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突然传来犬吠,没一会儿,一个天蓝色的身影哼着歌踩着蝴蝶飞了过来。


……妈妈我看见了仙女。


蓝色的身影缓缓落下,华山忙喊道,“这位姑娘,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你可否去汤池找一个看起来最骚气的武当告诉他……”


“不能。”蓝衣姑娘一口回绝。


华山本想再争取一下,却听见姑娘说,“等我挖完了宝,我救你。”


“可是……”


“可是什么,”姑娘一挑眉,晃了晃手中的灯笼,“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没有了。”


云梦见华山没了异议,就淡定地在他身边挖起了宝,几铲子下去——六片蓝色秘籍。华山的脸瞬间就垮掉了。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


云梦看华山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由莞尔,“你这副表情是几个意思?不想我救了?”


“不是不是……”华山解释道,“我只是觉得,你的运气比我好太多了……我今天挖了二十张地图,就没有有用的东西……最后挖的那张还把我弄残了……”


“以后你跟着我,我运气好,罩你。”


“你就不怕我把你运气吸光了?”


“你试试看?”


“好了好了,”华山从善如流,“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了,是不是应该先把你小弟腿治了?”


“啧……也是,”云梦蹲到华山身边,“你等会啊。”说着,一股股绿光注入到华山体内。


华山自然是见过这种秘术的,但是已往都是在刀光剑影中看不分明,这样安静祥和地接受治疗还是第一次。


月明星稀,众鸟归巢,唯剩寥寥蝉鸣合着风声做响。云梦的发丝扫过华山的脚踝,酥酥麻麻直接从小腿痒到心里——华山觉得,他可能恋爱了。




华山就这么厚着脸皮和实际上跟他一样皮的云梦开始一起做任务了。


没几天,江湖就对他们有了准确的定位:那对天天作妖的皮皮华和皮皮云。


“我觉得他们这么说不对,”华山坐在自家门派的屋顶上,啃着干粮含糊不清地说道,“皮,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就是啊,”云梦说着,看向地上那四个恨不得要砸死他们的盗墓贼,“你吃完了没?打吧?”


“嘿嘿,走起!”


打完了盗墓贼,云梦拎着宝箱向华山走去,“选一个?”


华山闭着眼,胡乱挑了一个——“上天啊!赐我一个紫色羽毛吧!”


“还真是!!!!”华山兴奋地眼睛一下子都亮了几倍,一把握住云梦的手,“你真是太好了!”


云梦几乎是瞬间把手抽出,“那……咳,嗯,没事的话咱们继续打别的吧。”



华山手中似乎还残留着那种柔软的温度,心中怅然若失,随即调回了那张笑脸,“那就走吧?”慢了几步,也就忽略了云梦那红透了的耳尖。






华山觉得,云梦大概是不喜欢自己的,说不定她穿了嫁衣,新郎官都不是自己——想到这里,心头又是一阵揪痛,愣神的功夫,就被雪猿从天而降的一砸打成了重伤。


云梦看到此景,整个人都慌了,她迅速地跑到华山身边朝队友大喊,“别打了咱们打不过!我的师姐师妹都不在我管不过来!”说着就要把华山拉走,几个小回复打在华山身上也丝毫不见效。


“别拉我……我还能浪……”


云梦几乎都要被他气笑了,“浪什么!回家!”


华山再醒来,已经是在床上了,一抬眼,就看到云梦端着药稳稳地向他们走来。


华山吓得一哆嗦,忙转过身子装睡。


云梦走近,伸出她那葱白一半的手指点了点华山的后脑勺,“别装,起来吃药。”


“我不吃,苦。”华山闷闷地说道。


云梦闻言,“啪”地一声把药碗往桌子上一放,药汁洒了一片,“你不吃?你很厉害啊!单抗雪猿你很爽呗?知不知道有人会担心啊?!”


华山心头一紧,几乎是瞬间坐起了身子,“不是你听我解释……”


云梦没理他,自顾自说道 “你那么厉害,你跟齐无悔说风无涯要娶亲啊?你那么厉害,你和邱居新说蔡居诚被你睡了啊?你那么厉害,你去暗香大喊暗香女第一都是母老虎啊?你那么厉害……”云梦说到最后莫名就多了点委屈,“你喜欢我你说啊……”


云梦尾音还没落,就被华山一把抱过,“最后一件事,我现在敢了。”




华山觉得,他挖了二十张藏宝图,也算脱非入欧了吧……毕竟,他撞到了最值钱的那个。


至于江湖人士把他俩的称呼变成“那对作妖又虐狗的皮皮华和皮皮云”,这就是后话了。




应该是END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