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华武】华山,管好你家的武当!


非典型性华武,小甜饼一发完




华山御剑回到门派,刚一落地,一群小师弟便拥了上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推推搡搡终于下定决心递出一封信,“师兄,这是严州城那边传过来的。”


华山接过信——那甚至不能称之为信,只能说是一张折好了的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华山,能不能管好你家武当!”


华山皱眉,看向身边的一群师弟,“他......又去逗别家姑娘了?”


......目测快雪时晴警告。众弟子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解释。”


华山的二师弟叹了口气,“师兄......那位的确不撩姑娘了,但是他让一个暗香男弟子喜欢上他了......撩而不娶,那位弟子的师姐们气得不行又打不过,只得托我们给你带这封信。”


“知道了,辛苦你们,先下去吧。”华山合眸,冷静得好像与他无关一样——前提是忽略掉那封已经碎成齑粉的信。


华山,是个还算华山的华山,有着门派本应有的豪情和清冽,浩然正气剑法卓绝,如画的眉眼带着一股子禁欲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而武当,是个一点都不武当的武当——惊才绝艳游戏人间,声音好听到然人腿软,不分原由的护犊子也刷了不少少侠女侠的好感度,奈何天生喜欢逗那些个姑娘们,看她们脸红心跳再翩然离去——不知伤了多少人的心。自然是有很多人想要给他点颜色看的,但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赢,最后只能吃者哑巴亏。


几乎全江湖人都知道,能镇得住武当那位的,只有华山的大师兄。


二人经常结伴同行,寡言的华山说过的话中,与武当有关的至少占了半数,而武当虽一副日天日地的样子,在华山面前却能完全卸下那份疏离和防备,坐在华山的剑上谈笑风生。


很多人都以为,华山这样一幅冷冰冰的样子,是不会生气的,直到那次云梦的小师妹找上门来。


那天,华山武当二人正在三生树下拜花神,身后清脆的铃声响起,身姿曼妙的姑娘款款走来,紧紧握着自己的心愿签,看到华山和武当的身影后脚步一顿——眼神带着几分幽怨,咬咬牙,走到武当面前。


“我......本来,是想把这个愿望挂上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祝福你们——我只是有些不甘,对你而言,随便逗一下的我又算什么呢?”


武当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华山一把拽过,“我......替他向你道歉,我知道这句话轮不到我来说,但是,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云梦姑娘笑了笑,“这句道歉我收下了,你人很好,祝——你们幸福。”


“谢谢。”华山轻轻答道,松开了拽着武当胳膊的手,后退了十米左右。“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打一架,你要是输了,以后便不许再逗这些姑娘。”


武当一愣,扁了扁嘴,一记斩无极便劈了上去——被华山接下了。接下来的打斗,大概只能用神仙打架来形容,寒刃交错,冰冷的剑意四散开来,不少内力平平的少侠直接晕了过去。


“看什么热闹啊!”华山一位弟子扯过身边武当弟子的袖子撒丫子就跑,“我家大师兄生气了!再围观就要出人命了!”


只有极少数人坚持到了最后——听说,武当是被华山扛回去的。


华山这次查水表,是严州城的茶馆看到武当的,当时他正勾着一个同样背剑匣的师弟的脖子,笑眯眯地说些什么。


一道剑气打了过去。


武当下意识做出防御的姿势,一抬头就看到了华山——御剑凌空,剑眉星目,白衣翩翩宛如谪仙降世,一时间竟有些呆了。


等武当反应过来时,手腕已经被华山死死钳住,二人正踏在华山的剑上,向着那个冷得不行的地方飞奔。


“卧槽你干什么啊放我下来!”


“你们门派死冷的我才不要去!”


“我又没有逗妹子你凭什么把我拉走!”


“明明你上次还知道给我留十米距离呢!”


“你放开我你明知道近战我打不过你!”


“你搞什么啊快放我下来!”


华山扭头,轻笑一声宛如冰雪消融——


“日死你。”

END

评论(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