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华武】那对华武

拖延症产物,非典型性华武





1.

小小书生写信给我,让我茶馆一叙,我快马加鞭感到江南,终于看到了那个瘦弱的身影。

“你来了。”

“恩。何事?”

小小书生将一沓厚厚的银票递到我面前。

我看着那银票的厚度,心中估算了一下,想到这可能是我做成事的酬金,心脏越发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你可知——那对华武?”

“那对华武?江湖上……没听说过这个人。”我有些遗憾,这笔巨款怕是要和我擦肩而过了。

“不急。”小小书生笑了起来,“这笔钱你先收着,什么时候觉得故事彻底完结了,你将他们的事迹写给我,到时候,另有报酬奉上。”

华山弟子一向是缺钱的,看到这笔巨款更是没理由拒绝。“那如果他的故事持续了几年,甚至……”

“那就麻烦少侠一直跟着了。”

“好。”




2.

“你可知……那对华武?”

第一站是少林,我自认没听说过“华武”其人,随随便便抓过一个人来问怕是要被揪去报官,仔细想想还是向少林的大师们打听打听最为稳妥。

许是我近来天天泡在长白山论剑不问江湖事,实在有些孤陋寡闻了。本只想去少林碰碰运气,谁想这位少林弟子竟真的略有耳闻。

“那对华武.....施主说的应该是华山和武当两个门派的大弟子吧。他们二人武学天赋极高,又勤于修炼,乃我辈楷模。”

看和尚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耐心地等着,希望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却看到他微微歪头,“施主.....可是要贫僧再重复一遍?”

——看样子是不愿说了。我叹了口气,朝他笑了笑,“不叨扰大师了。”拱手向他告辞后,便快马加鞭前往下一个地点。

第二站——云梦。我寻思着,云梦姑娘们身为医者,肯定是能额外知道一些,姑娘们医者仁心,打听消息应该不难。

计划没有变化快,启程第二天,我便在林中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暗香姑娘,人命关天,我迅速将她送往附近的医馆,所幸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

我深知暗香作为杀手,向来都是独来独往,身边可能也没几个能火速赶到她身边的好友,便留下陪她——爽朗泼辣的姑娘一向不难相处,很快,我们便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心里记挂着小小书生拜托我的事,见她在庭院慢慢走动,随口问道,“你可知......那对华武?”

暗香姑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以为我戳到了她的痛处,正准备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就见她叉个腰抱怨了起来。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被伤成这样就是那武当干的好事!前几日我接一个悬赏,想来我武功不弱,完成任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结果按着地图找到人的时候一下子就蒙了!那武当一个斩无极就能让我半个月爬不起来!我本想着自己能隐身,还有完成任务的可能,熟料刚接近他便被剑气划伤,我这才发现那华山就在他旁边!真实气煞我也!欺负暗香只能单独行动呗?我这就招呼我师弟和我一起来!”

暗香姑娘碎碎念的样子可爱得不行,我想了想还是上前安慰了她一番,她身上那些伤口大概就是华山剑气所致了,目的不在伤人而在于警告,所幸控制了力度,不然她都很难活下来。

那位……是我们华山的大师兄。他入门比我早太多,故而和他几乎是完全没有交集。我稍稍估算了一下,心中骇然——我们的大师兄,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

又过了几日,暗香姑娘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我便向她辞别奔赴云梦。

“那对华武?你别和我提他俩!!!那武当调戏我家师妹,师妹动了真情他撩完就跑!我本想讨个说法却被那华山拦住了!!!不是说你们华山铁骨铮铮一身正气吗!怎么还带这么护短的!”

毕竟是我的大师兄,我还是下意识地维护了一下:“姑娘,大师兄他可能是为了不让你受伤……”

云梦姑娘听到这话神色稍稍松动,随即脸色又黑了几分。

我突然想起游历江湖前师兄的一席话:“师妹啊,咱们华山,穷,没钱买药,云梦就是咱们的姑奶奶,你要是哪句话得罪了她,打的过打不过都不要打,撒丫子跑,过几天姑娘们就气消了。云梦姑娘们本来就不愿奶咱们华山,谁要是得罪了她们,咱整个门派都得完犊子。”
空气越发凝固,三十六计走为上,我轻声道别后便御剑撒丫子跑了,也不知有没有被那姑娘记上一笔。

打听了这么一遭,我心中也多多少少有了方向,于是我决定回华山问问——山脚下总是不乏讨债的武当,正好一网打尽。

果然。

“小道长,我现在真的还不起钱啊,要不 肉偿好不好?”

“你这一身的腱子肉不好嚼,还钱。”

刚到山脚便是这么一幕,我忍住笑意走上前去,“师兄,道长,可否让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可知——那对华武?”

“诶师妹你入门晚不知道,咱大师兄可厉害了,有一回门派大比,他一记快雪时晴过去 ,几乎所有围观者的身上都结了层霜,可把谷师姐心疼坏了,不停地跟大师姐碎碎念,说她这次又得额外花多少钱修装备……师兄正在那碎碎念呢,却猝不及防被旁边的武当打住——

“等等,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我们大师兄是下面那个?”




3.

人是会变懒的——小小书生给我的钱足我衣食无忧花个两三年,恰巧踏春活动层出不穷,等我意识到事情还没办完时,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你可知……那对华武?”

“巧了,施主你上次问的就是我。”少林弟子轻笑一声,我的整颗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佛门清净,风水也的确养人啊。

“能说的贫僧都已说了,另有些事情就算有几分察觉,也不可言之凿凿,施主倒是可以去云梦问问。”

还没来得及辞别,身边就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咦?又在问这个问题?你就是上次救了我师姐的华山吧?”那是个十分惊艳的暗香少年,带着几分桀骜和戾气,“救了我的师姐,便也是我的恩人,姑娘有什么事,叫我就好。”

“那你就给我讲讲……那对华武如何?”

“有什么好讲的啊,”暗香弟子伸了个懒腰,“那俩天天粘在一起,上次我跟着我师姐杀那个武当都没杀掉,真是……啧,秃驴,你随便给我件你的睡袍,我接了你的红榜,说是要你贴身的衣物,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一句话,你给不给吧。”

少林弟子笑容大了几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你来了。”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格外多余——赶忙向二人告辞,“二位先忙,我就……不打扰了。”

不知为何,刚才那两人让我隐隐有了种举起火把的冲动,我摇摇头,努力把这种不华山的思想甩到脑后,接着奔向了云梦。

如果说,五大门派我最喜欢的是哪一个,那肯定是华山,但如果说五大门派我最喜欢待的门派,那可能还要数云梦了。风景秀美,里面的姑娘们也各有千秋,我甚至一度好奇云梦是不是靠样貌选弟子的。

姑娘们踏着蝴蝶满谷忙着,我也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正巧看到远处一位云梦弟子正在那里翻着书,明媚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我轻轻走了过去“姑娘——”

那位弟子似乎吓了一跳,啪的一声把书合上背在身后,仰起头来带着几分窘迫,“师姐,我——”可能她这才认出我是来拜访的,神色也慢慢缓和下来,“你是,华山的弟子?”

“正是,在下……可是打扰到姑娘了?”

“没有没有!”云梦姑娘脸上腾起一抹红云,“快坐吧。”

我轻咳一声,将问题抛出——“姑娘可知道,那对华武?”

云梦姑娘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一把握住我的手,“你也觉得他们是一对对不对?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啊……啊?”

“那对华武啊,不就是武当大师兄和华山大师兄吗?”

“对,对啊。”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关系太好了吗?”

这……我仔细想想,还真有几分道理,再回想起少林小师傅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内心不由更肯定了几分。“好像,是这样诶。”

“我就说!肯定不止我一个人觉得他们很配!武当沾花惹草,只有华山治得住他,而华山的清冷也只为武当一人消融,我……”云梦姑娘的话突然被人打断——

“你又再问这个问题啊?我不都说了吗我们武当肯定是上面那个!”

“你对我师妹那么凶干嘛啊?你打不过我就去欺负她?有本事再插旗打一架啊!”

“打就打!怕你不成!”




4.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对华武已经在五大门派之间悄悄流传开来,大概就是,提到他俩都会相视一笑,你要是问却也问不出什么。

也不少流言说他们早已私定终身,华山武当的积怨也终将化解。

一切更多是猜测,我清楚自己的修为,也不敢直接上去问正主,更不能言之凿凿直接告诉小小书生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作为一身正气的华山,职业素养还是要有的。

时间会证明一切,我默默笃定着,却也耐不住寂寞,又找认识的五大门派弟子们问了一遍。

“你怎么看……那对华武?”

少林弟子闻言,意味深长地一笑,“施主既然已经用‘对’来形容他们了,又何必再来问贫僧呢?”我楞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我前几次问你为什么不这样回复啊?”

“一切皆有施主所想,贫僧不敢妄下推论。”

“啧,秃驴,你说话能不能利索点,明明就觉得他们是一对,人家问你时却不敢明说,婆婆妈妈的你是男人吗?”那位暗香小师弟早已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我身边。

“但是......男子间的感情必定不能为世人所容......”

“世人是世人,你是你,人家都说头发长见识短,你这都没头发了合着剃度时候把脑子也一块剃掉了?”

“贫僧……”

“想什么你就说,天天世人世人的你累不累啊!”

少林弟子的脸莫名有点红,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我不明觉厉,反正自己肯定是又多余了,不知为何,我手里举起了火把。

“啊……你们先聊,告辞。”

没人疼,没人爱,小心单身是公害……从包裹里取出一张藏宝图,和我那只戏特多的狗狗一起浪迹天涯。

也不知茶馆旁边的那片树林里到底有多少宝物,也不知道何事能挖完——我拎着新鲜出土的宝石匣子,慢悠悠地踱到茶馆。

还没踏入,便听到了云梦那位姑娘银铃般的笑声——“那给我讲讲你们俩的大师兄呗?”

“其实我们都在赌,我们大师兄什么时候把他们华山的大师兄娶回武当。”

“明明是我们娶好吧?”

“你们出的起聘礼吗?出不起就乖乖在华山等着我们大师兄去接,华山欠的债务勾掉一半!”

“一半与否反正对我们来说都是天价,反正还不上爱咋咋地!反倒是你们,真上山,可别人还没接到就先冻死了!”

“其实……”云梦姑娘拖着腮,笑得越发欢快:“反正你们华山的武之极剑之巅都是一个人,武当也是如此,不如两边换一个雕塑,画个‘囍’就相当于成亲咯?”

“你们可知……”算了不问了,反正他们都知道了。




5.

我已经准备好鼓足勇气向正主八卦一下,为我这趟报酬丰厚的任务画上最后一笔,却猝不及防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华山的大师兄要成亲了,对方是暗香的首席弟子。

我几乎是一下子被打击懵了,恍恍惚惚跑到江南,逮住小小书生就把所有家当都堆给了他——“这任务我完成不了,你要赔偿也可以,我不想再去追寻真相了。”

我以为我的意志足够坚定,末了还是被小小书生拿钱砸了回去。“都已经调查到了现在,半途而废岂不可惜?少侠且跟着吧,我不急。”

我又来到了少林,那位少林弟子消瘦了很多,“你怎么?”

他苦笑一声,“大概是……男子之间注定不能为世人所容吧。那天我向他表白心意,却把他吓着了,再没开来见过我——我拜托师弟挂我红榜都没用。”

“你……”

他阂眼,不再看我:“是贫僧失态了,施主请回吧。”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了,正巧在金陵看到了那位道长。

“道长留步!你……”

“不用问了。”道长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我们武当弟子是不会喜欢那些华山的王八蛋的,绝不。”到后来甚至隐隐有了哭腔。

我叹了口气,运起轻功向鸡鸣寺飞去。

没了灯笼的金陵,夜晚多了几分清冷,本以为这个点不回家的应该不会有别人,却意外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身边堆了好多酒壶。

“巧了,这里都能看到你,”云梦姑娘笑得灿烂,“来,一起喝!”

大概是酒壮人胆吧,云梦姑娘打开了话匣子,“你知道吗,其实你当时问一个云梦弟子‘那对华武’,那人正是我师姐,而我,也就是喜欢上武当的那个傻子。”

“他真的很好看啊,不过是朝我笑了笑,说了几句话,我便整个人都陷进去了。”

“后来,我发现他和华山大弟子更配。”

“他们两个很合适啊,惊才绝艳,白衣出尘,慢慢的那份喜欢就淡了——但我希望他们在一起。”

“或许只是我们这些旁观者想太多了吧,说不定他们根本没有我们想的那种关系呢?”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好着呢,来,干!”

我没想到桃花酿后劲这么大,明明华山弟子一剑一笛一壶酒,我却没想到自己却会醉倒在金陵最高的地方,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不由分说把我抱起来,碎碎念着什么。

“在鸡鸣寺塔顶喝醉,你能耐了啊。”

“桃花酿都能醉?你假华山吧?”

“要不是我正好来金陵,你是不是要睡着了一不小心滚下去摔个半死?”

“真是的我就没见过你来暗香找我,反倒和云梦的在这里潇洒。”

“那云梦我给丢到塔底了,你可别怪我。”

“行吧反正你也听不见,我可把你带回暗香咯?”



6.

又过了好长时间,各大门派都已经收新弟子了。

正好去少林任务,我看到了特别可爱的小和尚,本想逗逗他,那句话却脱口而出:“你可知,那对华武?”

小和尚眨眨眼睛,脆生生地回答道,“师兄说了,他们二人武学天赋极高,又勤于修炼,乃我辈楷模。”

就是这样了。

我将自己写的那些撕得稀碎,熬了三天三夜写了份规规矩矩的关于华山大师兄和武当大师兄的事迹,托人送给了小小书生。

不知为何,心中怅然若失。

结束了。




7.

小小书生约我去江南一聚,茶馆内,又推给了我一沓厚厚的银票,“你可知……”

“不知。”我起身,抱歉地笑笑:“当局者清,旁观者迷,太伤人了,我不想再试一次。”

“多谢厚爱。”

“……告辞。”




END





接下来是栗子bb时间
1.这篇我写了将近半个月,拖延症害死人啊!
2.肯定会有人有即视感的~而这一篇也算是《华山 管好你家的武当》的另一条世界线的结局,同时,这一系列是有原型的,没错,有原型,但是希望懂的小伙伴们不要声张,我不想被悬赏到退游。
3.本篇配合《真相是假》食用极佳,信我。
4.文中华武到底有没有在一起过,我也不知道,顺便那位暗香首席弟子是男是女,我也不知道。
5.所有的主副cp其实都崩盘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对,都.崩.盘.了。除了“我”和暗香女弟子。
6.跪求评论,比心心。
7.这大概就是一个啃cp啃车祸的故事,拒绝刀片,拒绝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