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法号等离子

千文成触千文成触坚持就是胜利

华山校歌出了,亲儿子还是亲儿子。

且不论华山在论剑时候被暗香吊打被武当吊打被和尚烦死的糟心处境
也不论团战一个轻功砸下去还没来得及开盾人没了的尴尬定位
更不论打本时候ot大户还经常空蓝的神奇设定
单说在宣传和表面功夫,楚留香是真宠华山。

不论沧海这个后来的门派,在老五门里,华山的门派歌还是最贴合的。

无论是长天雪满这个歌名,还是歌中夹带私货一般的门派技能,又或是歌词中的意境,当之无愧的华山校歌。
少林的副歌洗脑,但是少了一种属于僧,属于佛的虔诚和厚重,云梦的校歌少了如门派雕像一般的稳重自持,暗香的校歌,嗯,就我而言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奈何贴合门派设定,曲中多了几分诡谲,但是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是真的震撼。武当,似乎适用于任何修道的门派,少了几分指向性。

重点是——少林的歌是男声和童声(少爷声音真嫩),云梦是女生,暗香和华山都是男女混合,但是武当现在出了小道长啊!他们不符合设定的!



这绝不是老华山看到小道长如此受宠的怨念。
并不是。

最后,此生不悔入华山!

四合院啦!

有眉间心上和惊鸿照影的小可爱吗,性感华仔在线等

求转 跪求
说不定就火了呢
事情的
时间:2018年5月9日晚
地点:楚留香手游如梦令冰肌玉骨
人物:胭脂泪几时垂,一个华山开红大佬,性别男
以及各位通过加戏才能火的小伙伴们
事情的起因:这很复杂,就目前来说,是因为我连续被开红杀掉,决定睡服他
经过:睡服
结果:连续剧中,敬请期待
最后,如梦令冰肌玉骨最大同性交友帮傲世皇城欢迎你们加入!

【双华bl】你什么时候接我回华山啊?


这大概是跑商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因为一般帮派跑商路程是江南各种转,满了穿过暗香直奔华山。小甜饼一发完,慎入。



华山的小师弟是整个门派最受宠的人。

桃花眼透着一股子的机灵,相貌也是十成十的好,根骨上佳又会撒娇卖萌,几乎是在师哥师姐的手心儿里长大的。


最宠小师弟的,是华山的大师兄。大师兄虽有些冷冷的,对师弟师妹们也是真的上心,对小师弟尤其如此。


小师弟是个路痴,不同于大部分去当义士的师兄师姐们,小师弟不知道是坏了哪根筋儿,脑袋一热就选了商人。第一天跑商那日,小师弟绝望地坐在江南的某座山顶,茫然无措不知接下来往哪走——最后任务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自那天以后,每当小师弟去跑商,大师兄便御剑跟在他身后,跑歪了就给他拉回来,大师兄好好的一个义士,为了不让小师弟被歹人劫持,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把路上要劫镖的人抓进了监狱,这么一陪就是三年。


小师弟觉得自己已经不会迷路了,但是他实在喜欢被大师兄陪着的那份心安,每次跑商前还是会蹦哒着去找大师兄——直到那天,他在汤池看到大师兄正对着一个云梦姑娘低眉浅笑。


小师弟正准备了一大箩筐的事儿准备和大师兄路上说呢,看到这一场景当即就扭头跑回帮派领取了任务。


——是吼,可是我耽误你找姑娘们玩了,跑商而已,谁不会呢?


小师弟非常熟练地在江南填满了货,准备启程去华山,却在暗香那一片昏暗中迷失了方向。


暗香就那么穷吗?比华山还穷?连灯油钱都要省???


小师弟已往有大师兄陪着,穿过暗香到达华山的路总是感觉格外短暂,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这条黑咕隆咚的路有多么难走。


人在危机关头总会想到其他人的好。想到大师兄几年如一日的陪伴,再想到大师兄对自己那份与众不同的温柔,小师弟悲从中来,一时间为自己那小家子气的矫情懊恼不已。


另一边,等了一天都没等开小师弟的大师兄已经快把整个华山掀了一遍,平日里的清冷出现了裂痕,几乎是见个人就逮着不放,“你见到我的小师弟了吗?”


在大师兄问过了第不知道多少次路人后,突然听到了传音,全大明都能听到的那种。


“歪歪歪,暗香好黑,风好大,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接我回华山呀?”


小师弟揣揣不安地等着,随即听到了那熟悉得不得了的声音。


“这就带你回家。”




END

【华武】那对华武

拖延症产物,非典型性华武





1.

小小书生写信给我,让我茶馆一叙,我快马加鞭感到江南,终于看到了那个瘦弱的身影。

“你来了。”

“恩。何事?”

小小书生将一沓厚厚的银票递到我面前。

我看着那银票的厚度,心中估算了一下,想到这可能是我做成事的酬金,心脏越发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你可知——那对华武?”

“那对华武?江湖上……没听说过这个人。”我有些遗憾,这笔巨款怕是要和我擦肩而过了。

“不急。”小小书生笑了起来,“这笔钱你先收着,什么时候觉得故事彻底完结了,你将他们的事迹写给我,到时候,另有报酬奉上。”

华山弟子一向是缺钱的,看到这笔巨款更是没理由拒绝。“那如果他的故事持续了几年,甚至……”

“那就麻烦少侠一直跟着了。”

“好。”




2.

“你可知……那对华武?”

第一站是少林,我自认没听说过“华武”其人,随随便便抓过一个人来问怕是要被揪去报官,仔细想想还是向少林的大师们打听打听最为稳妥。

许是我近来天天泡在长白山论剑不问江湖事,实在有些孤陋寡闻了。本只想去少林碰碰运气,谁想这位少林弟子竟真的略有耳闻。

“那对华武.....施主说的应该是华山和武当两个门派的大弟子吧。他们二人武学天赋极高,又勤于修炼,乃我辈楷模。”

看和尚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耐心地等着,希望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却看到他微微歪头,“施主.....可是要贫僧再重复一遍?”

——看样子是不愿说了。我叹了口气,朝他笑了笑,“不叨扰大师了。”拱手向他告辞后,便快马加鞭前往下一个地点。

第二站——云梦。我寻思着,云梦姑娘们身为医者,肯定是能额外知道一些,姑娘们医者仁心,打听消息应该不难。

计划没有变化快,启程第二天,我便在林中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暗香姑娘,人命关天,我迅速将她送往附近的医馆,所幸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

我深知暗香作为杀手,向来都是独来独往,身边可能也没几个能火速赶到她身边的好友,便留下陪她——爽朗泼辣的姑娘一向不难相处,很快,我们便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心里记挂着小小书生拜托我的事,见她在庭院慢慢走动,随口问道,“你可知......那对华武?”

暗香姑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以为我戳到了她的痛处,正准备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就见她叉个腰抱怨了起来。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被伤成这样就是那武当干的好事!前几日我接一个悬赏,想来我武功不弱,完成任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结果按着地图找到人的时候一下子就蒙了!那武当一个斩无极就能让我半个月爬不起来!我本想着自己能隐身,还有完成任务的可能,熟料刚接近他便被剑气划伤,我这才发现那华山就在他旁边!真实气煞我也!欺负暗香只能单独行动呗?我这就招呼我师弟和我一起来!”

暗香姑娘碎碎念的样子可爱得不行,我想了想还是上前安慰了她一番,她身上那些伤口大概就是华山剑气所致了,目的不在伤人而在于警告,所幸控制了力度,不然她都很难活下来。

那位……是我们华山的大师兄。他入门比我早太多,故而和他几乎是完全没有交集。我稍稍估算了一下,心中骇然——我们的大师兄,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

又过了几日,暗香姑娘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我便向她辞别奔赴云梦。

“那对华武?你别和我提他俩!!!那武当调戏我家师妹,师妹动了真情他撩完就跑!我本想讨个说法却被那华山拦住了!!!不是说你们华山铁骨铮铮一身正气吗!怎么还带这么护短的!”

毕竟是我的大师兄,我还是下意识地维护了一下:“姑娘,大师兄他可能是为了不让你受伤……”

云梦姑娘听到这话神色稍稍松动,随即脸色又黑了几分。

我突然想起游历江湖前师兄的一席话:“师妹啊,咱们华山,穷,没钱买药,云梦就是咱们的姑奶奶,你要是哪句话得罪了她,打的过打不过都不要打,撒丫子跑,过几天姑娘们就气消了。云梦姑娘们本来就不愿奶咱们华山,谁要是得罪了她们,咱整个门派都得完犊子。”
空气越发凝固,三十六计走为上,我轻声道别后便御剑撒丫子跑了,也不知有没有被那姑娘记上一笔。

打听了这么一遭,我心中也多多少少有了方向,于是我决定回华山问问——山脚下总是不乏讨债的武当,正好一网打尽。

果然。

“小道长,我现在真的还不起钱啊,要不 肉偿好不好?”

“你这一身的腱子肉不好嚼,还钱。”

刚到山脚便是这么一幕,我忍住笑意走上前去,“师兄,道长,可否让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可知——那对华武?”

“诶师妹你入门晚不知道,咱大师兄可厉害了,有一回门派大比,他一记快雪时晴过去 ,几乎所有围观者的身上都结了层霜,可把谷师姐心疼坏了,不停地跟大师姐碎碎念,说她这次又得额外花多少钱修装备……师兄正在那碎碎念呢,却猝不及防被旁边的武当打住——

“等等,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我们大师兄是下面那个?”




3.

人是会变懒的——小小书生给我的钱足我衣食无忧花个两三年,恰巧踏春活动层出不穷,等我意识到事情还没办完时,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你可知……那对华武?”

“巧了,施主你上次问的就是我。”少林弟子轻笑一声,我的整颗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佛门清净,风水也的确养人啊。

“能说的贫僧都已说了,另有些事情就算有几分察觉,也不可言之凿凿,施主倒是可以去云梦问问。”

还没来得及辞别,身边就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咦?又在问这个问题?你就是上次救了我师姐的华山吧?”那是个十分惊艳的暗香少年,带着几分桀骜和戾气,“救了我的师姐,便也是我的恩人,姑娘有什么事,叫我就好。”

“那你就给我讲讲……那对华武如何?”

“有什么好讲的啊,”暗香弟子伸了个懒腰,“那俩天天粘在一起,上次我跟着我师姐杀那个武当都没杀掉,真是……啧,秃驴,你随便给我件你的睡袍,我接了你的红榜,说是要你贴身的衣物,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一句话,你给不给吧。”

少林弟子笑容大了几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你来了。”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格外多余——赶忙向二人告辞,“二位先忙,我就……不打扰了。”

不知为何,刚才那两人让我隐隐有了种举起火把的冲动,我摇摇头,努力把这种不华山的思想甩到脑后,接着奔向了云梦。

如果说,五大门派我最喜欢的是哪一个,那肯定是华山,但如果说五大门派我最喜欢待的门派,那可能还要数云梦了。风景秀美,里面的姑娘们也各有千秋,我甚至一度好奇云梦是不是靠样貌选弟子的。

姑娘们踏着蝴蝶满谷忙着,我也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正巧看到远处一位云梦弟子正在那里翻着书,明媚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我轻轻走了过去“姑娘——”

那位弟子似乎吓了一跳,啪的一声把书合上背在身后,仰起头来带着几分窘迫,“师姐,我——”可能她这才认出我是来拜访的,神色也慢慢缓和下来,“你是,华山的弟子?”

“正是,在下……可是打扰到姑娘了?”

“没有没有!”云梦姑娘脸上腾起一抹红云,“快坐吧。”

我轻咳一声,将问题抛出——“姑娘可知道,那对华武?”

云梦姑娘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一把握住我的手,“你也觉得他们是一对对不对?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啊……啊?”

“那对华武啊,不就是武当大师兄和华山大师兄吗?”

“对,对啊。”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关系太好了吗?”

这……我仔细想想,还真有几分道理,再回想起少林小师傅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内心不由更肯定了几分。“好像,是这样诶。”

“我就说!肯定不止我一个人觉得他们很配!武当沾花惹草,只有华山治得住他,而华山的清冷也只为武当一人消融,我……”云梦姑娘的话突然被人打断——

“你又再问这个问题啊?我不都说了吗我们武当肯定是上面那个!”

“你对我师妹那么凶干嘛啊?你打不过我就去欺负她?有本事再插旗打一架啊!”

“打就打!怕你不成!”




4.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对华武已经在五大门派之间悄悄流传开来,大概就是,提到他俩都会相视一笑,你要是问却也问不出什么。

也不少流言说他们早已私定终身,华山武当的积怨也终将化解。

一切更多是猜测,我清楚自己的修为,也不敢直接上去问正主,更不能言之凿凿直接告诉小小书生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作为一身正气的华山,职业素养还是要有的。

时间会证明一切,我默默笃定着,却也耐不住寂寞,又找认识的五大门派弟子们问了一遍。

“你怎么看……那对华武?”

少林弟子闻言,意味深长地一笑,“施主既然已经用‘对’来形容他们了,又何必再来问贫僧呢?”我楞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我前几次问你为什么不这样回复啊?”

“一切皆有施主所想,贫僧不敢妄下推论。”

“啧,秃驴,你说话能不能利索点,明明就觉得他们是一对,人家问你时却不敢明说,婆婆妈妈的你是男人吗?”那位暗香小师弟早已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我身边。

“但是......男子间的感情必定不能为世人所容......”

“世人是世人,你是你,人家都说头发长见识短,你这都没头发了合着剃度时候把脑子也一块剃掉了?”

“贫僧……”

“想什么你就说,天天世人世人的你累不累啊!”

少林弟子的脸莫名有点红,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我不明觉厉,反正自己肯定是又多余了,不知为何,我手里举起了火把。

“啊……你们先聊,告辞。”

没人疼,没人爱,小心单身是公害……从包裹里取出一张藏宝图,和我那只戏特多的狗狗一起浪迹天涯。

也不知茶馆旁边的那片树林里到底有多少宝物,也不知道何事能挖完——我拎着新鲜出土的宝石匣子,慢悠悠地踱到茶馆。

还没踏入,便听到了云梦那位姑娘银铃般的笑声——“那给我讲讲你们俩的大师兄呗?”

“其实我们都在赌,我们大师兄什么时候把他们华山的大师兄娶回武当。”

“明明是我们娶好吧?”

“你们出的起聘礼吗?出不起就乖乖在华山等着我们大师兄去接,华山欠的债务勾掉一半!”

“一半与否反正对我们来说都是天价,反正还不上爱咋咋地!反倒是你们,真上山,可别人还没接到就先冻死了!”

“其实……”云梦姑娘拖着腮,笑得越发欢快:“反正你们华山的武之极剑之巅都是一个人,武当也是如此,不如两边换一个雕塑,画个‘囍’就相当于成亲咯?”

“你们可知……”算了不问了,反正他们都知道了。




5.

我已经准备好鼓足勇气向正主八卦一下,为我这趟报酬丰厚的任务画上最后一笔,却猝不及防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华山的大师兄要成亲了,对方是暗香的首席弟子。

我几乎是一下子被打击懵了,恍恍惚惚跑到江南,逮住小小书生就把所有家当都堆给了他——“这任务我完成不了,你要赔偿也可以,我不想再去追寻真相了。”

我以为我的意志足够坚定,末了还是被小小书生拿钱砸了回去。“都已经调查到了现在,半途而废岂不可惜?少侠且跟着吧,我不急。”

我又来到了少林,那位少林弟子消瘦了很多,“你怎么?”

他苦笑一声,“大概是……男子之间注定不能为世人所容吧。那天我向他表白心意,却把他吓着了,再没开来见过我——我拜托师弟挂我红榜都没用。”

“你……”

他阂眼,不再看我:“是贫僧失态了,施主请回吧。”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了,正巧在金陵看到了那位道长。

“道长留步!你……”

“不用问了。”道长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我们武当弟子是不会喜欢那些华山的王八蛋的,绝不。”到后来甚至隐隐有了哭腔。

我叹了口气,运起轻功向鸡鸣寺飞去。

没了灯笼的金陵,夜晚多了几分清冷,本以为这个点不回家的应该不会有别人,却意外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身边堆了好多酒壶。

“巧了,这里都能看到你,”云梦姑娘笑得灿烂,“来,一起喝!”

大概是酒壮人胆吧,云梦姑娘打开了话匣子,“你知道吗,其实你当时问一个云梦弟子‘那对华武’,那人正是我师姐,而我,也就是喜欢上武当的那个傻子。”

“他真的很好看啊,不过是朝我笑了笑,说了几句话,我便整个人都陷进去了。”

“后来,我发现他和华山大弟子更配。”

“他们两个很合适啊,惊才绝艳,白衣出尘,慢慢的那份喜欢就淡了——但我希望他们在一起。”

“或许只是我们这些旁观者想太多了吧,说不定他们根本没有我们想的那种关系呢?”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好着呢,来,干!”

我没想到桃花酿后劲这么大,明明华山弟子一剑一笛一壶酒,我却没想到自己却会醉倒在金陵最高的地方,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不由分说把我抱起来,碎碎念着什么。

“在鸡鸣寺塔顶喝醉,你能耐了啊。”

“桃花酿都能醉?你假华山吧?”

“要不是我正好来金陵,你是不是要睡着了一不小心滚下去摔个半死?”

“真是的我就没见过你来暗香找我,反倒和云梦的在这里潇洒。”

“那云梦我给丢到塔底了,你可别怪我。”

“行吧反正你也听不见,我可把你带回暗香咯?”



6.

又过了好长时间,各大门派都已经收新弟子了。

正好去少林任务,我看到了特别可爱的小和尚,本想逗逗他,那句话却脱口而出:“你可知,那对华武?”

小和尚眨眨眼睛,脆生生地回答道,“师兄说了,他们二人武学天赋极高,又勤于修炼,乃我辈楷模。”

就是这样了。

我将自己写的那些撕得稀碎,熬了三天三夜写了份规规矩矩的关于华山大师兄和武当大师兄的事迹,托人送给了小小书生。

不知为何,心中怅然若失。

结束了。




7.

小小书生约我去江南一聚,茶馆内,又推给了我一沓厚厚的银票,“你可知……”

“不知。”我起身,抱歉地笑笑:“当局者清,旁观者迷,太伤人了,我不想再试一次。”

“多谢厚爱。”

“……告辞。”




END





接下来是栗子bb时间
1.这篇我写了将近半个月,拖延症害死人啊!
2.肯定会有人有即视感的~而这一篇也算是《华山 管好你家的武当》的另一条世界线的结局,同时,这一系列是有原型的,没错,有原型,但是希望懂的小伙伴们不要声张,我不想被悬赏到退游。
3.本篇配合《真相是假》食用极佳,信我。
4.文中华武到底有没有在一起过,我也不知道,顺便那位暗香首席弟子是男是女,我也不知道。
5.所有的主副cp其实都崩盘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对,都.崩.盘.了。除了“我”和暗香女弟子。
6.跪求评论,比心心。
7.这大概就是一个啃cp啃车祸的故事,拒绝刀片,拒绝

沉迷我家崽子的盛世美颜
华山真冷,真美,自带柔光
我爱华山 虽然为了拍照喝了好几碗胡辣汤

【皮皮华】皮皮华的蜜汁碎碎念(二)

大概就是些脑抽日常,没有818,没有狗粮,看官们可放心大胆食用。




1.

我又来了。
在评论区小可爱的怂恿下我试了五华薛家庄。
真的刺激,真心的,满屏的暴击美得不行。五华下本欢迎各位。




2.

神他妈巧合的认识了一个小伙伴。
开始的时候看他脸和我好像,就死缠烂打要抱抱,然后发现一样是妖号,从此开启了互相伤害的不归路。
刚认识那两天,大号小号的悬赏几乎都是她接的emmmmm这么巧的吗。
你以为我们会发展一段深厚的革命友谊吗?不。
从她的dx涨停那天友谊的小船就翻了,彻底翻了,救也救不回来那种。
就算她可能会在评论区里继续安利而我也有可能口嫌体正直就吃了,那友谊的小船也是翻了!




3.

以下是花朝节突如其来的脑洞。
突然想到的脑洞。
潜意识下意识地吃了不知道多少边杰,这次明明俩都有偏偏没有互动,这就很难过。
你看隔壁恋与制作人周棋洛和白起还有互动呢。
为什么胡铁花和原随云就没有交……嗯?
已知金灵芝现在是喜欢胡铁花的,但根据游戏里说“金灵芝只是对胡铁花迷恋”楚留香会夸一点就通,再加上金灵芝在原著里是抱着原随云跳海的……其实金灵芝喜欢的是原随云。
原随云这边,奇遇里他在树下等一人等了好几年(亏我把萃玉都送你了)
而且这次活动里金灵芝说原随云专门为她临摹了一幅画
原随云应该是喜欢金灵芝的
而……胡铁花对金灵芝应该至少是有好感的
朋友们!!!你们发现华点了没啊!!!胡铁花和原随云是情敌啊(敲黑板)!!!
多么熟悉的套路!!!!!
情敌变情人戏码走起啊!!!!
另,金灵芝你跳崖就跳,请不要抱着我家随云一起跳靴靴




4.

真心不理解为什么在摔残的没有要求速救的情况下那些跑过来救人的还要直接开红打。
不是我说,欺负残血能有什么快感吗???
某位姑娘还说了这么一句,“看到xx我就放过你,不然99的时候补刀。”
嗯???恕我直言我一套击飞暴击你可能会死哦。
有本事正面杠啊。




5.

花朝节那段时间我经常一个人饮酒。
有的时候找不到同样花的打个十二新秀就找到了。
真的,至少三次。
一人,我饮酒醉。




6.

有一回在风无涯师兄的房间一口气拉了三个铁锤。
讲道理铁锤都进屋里了师兄你不管的嘛!!!
自从我区升了120级华山越来越热闹了。挖宝在华山,打盗贼在华山,约架也有在华山的。
我觉得有生之年有望看到龙渊有人聚众泡澡。




7.

数据互通带来的是更多的同好和更多的争端。
讲道理我觉得隔壁区的大佬真心都直得不行,埋头pvp升战力那种。
没有粮吃,实在不行我就去金风玉露了哼。




8.

做了个视频。
《华山什么的不干了》
被官博翻牌,八万播放,而b站一千不到。
我是!不会!放弃的!!!不会!!!




9.

你们能体会到一群七八千的菜鸟天下会武匹配到我区第一的绝望吗?
他就碰了我一下,我就死了。
我还是要再说一遍,菜鸡也是动物,可以不爱但不要伤害。




10.

碰出一个奇遇,有秘籍碎片,我无比兴奋然后点了一下——奇遇消失了。
到现在我都没再碰到过那个奇遇。其实奇遇那个根本就不合理好吗?哪有不愿意接奇遇的傻孩子啊!!!




11.

这是承接最上面那个故事,皮皮华五华过麻衣新秀了。
速度超级快而且特别爽。
门派里一堆皮皮华大放厥词,以后新秀咱们就自己门派组队好了,看其他门派怎么打哼。
我仔细想了一下,如果每个门派都这样,最后最难过的应该是武当,恩。




12.

你们有没有经历过神奇的操作。
薛家庄打第一个薛衣人,我是队长,然后一不小心按偏直接跑到了走廊那边,然后,空气墙升起来了。
对,升起来了,走廊那边没有光圈,我就在空气墙在淡定地看队友们打完了第一个boss。
意外开心。




13.

我发现……我仅有的几次会武三连胜好像都碰到了同一个人。
刚发现的。
那是个华山师弟。
其实挺惨。




14.

小号真的永远比大号欧。
比如小号第二次打70盗墓贼就出了青龙图,比如小号第一次踏青就出了邀月行,再比如小号第一次天选就进了终试……
大号,一个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啊也不能这么说,我大号前几天打100盗墓贼两个箱子一个天工奇石一个玄武图。
哦今天做帮派任务出了沉香。
厉害吧。
允许你们嫉妒好几秒。




15.

刚发现天下会武好像不能脱衣服了。
太好了上回匹配到了一个万修队,他们就放出了一个人把我们所有人秒了。
后来据大佬说,是我们太菜,明明五打一没问题的。
别这样大佬,你知不知道我一看到那红特效整个人就慌了。




16.

昨天开了个华山小号去新区溜达,一个十二侠士打的跟宗师似的。
今天的十二新秀依旧非常难打,毕竟我是个四千四的菜鸡。
我简直难以想象等这个区打麻衣了会是怎样的尸横遍野。
毕竟现在已经没有卡墙了。
犹记得,我大号第一次发现卡墙不好使时那种痛彻心扉的绝望。




17.

小伙伴问我,我是怎么堆出九千多虚修的。
我想了一下。
“我有四个蓝色特技啊。”
精进,精进,行云流水,水精通。对,水精通,我一个华山带水精通。
都是我自己打出来或者开箱子开出来的哼。
那个水精通开始的时候是特技谱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多脑残竟然之间装上了。
今天打出了御外,前天是御毒,希望打暗香能轻松点。
我没有在显摆,我没有。




18.

今天的小伙伴依旧在努力地安利我dx,但是我还是要再挣扎挣扎,等我给我的xy一个交代我就去跟她吃dx!
我就没节操了爱咋咋地!!!







TBC

【华武】华山,管好你家的武当!


非典型性华武,小甜饼一发完




华山御剑回到门派,刚一落地,一群小师弟便拥了上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推推搡搡终于下定决心递出一封信,“师兄,这是严州城那边传过来的。”


华山接过信——那甚至不能称之为信,只能说是一张折好了的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华山,能不能管好你家武当!”


华山皱眉,看向身边的一群师弟,“他......又去逗别家姑娘了?”


......目测快雪时晴警告。众弟子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解释。”


华山的二师弟叹了口气,“师兄......那位的确不撩姑娘了,但是他让一个暗香男弟子喜欢上他了......撩而不娶,那位弟子的师姐们气得不行又打不过,只得托我们给你带这封信。”


“知道了,辛苦你们,先下去吧。”华山合眸,冷静得好像与他无关一样——前提是忽略掉那封已经碎成齑粉的信。


华山,是个还算华山的华山,有着门派本应有的豪情和清冽,浩然正气剑法卓绝,如画的眉眼带着一股子禁欲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而武当,是个一点都不武当的武当——惊才绝艳游戏人间,声音好听到然人腿软,不分原由的护犊子也刷了不少少侠女侠的好感度,奈何天生喜欢逗那些个姑娘们,看她们脸红心跳再翩然离去——不知伤了多少人的心。自然是有很多人想要给他点颜色看的,但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赢,最后只能吃者哑巴亏。


几乎全江湖人都知道,能镇得住武当那位的,只有华山的大师兄。


二人经常结伴同行,寡言的华山说过的话中,与武当有关的至少占了半数,而武当虽一副日天日地的样子,在华山面前却能完全卸下那份疏离和防备,坐在华山的剑上谈笑风生。


很多人都以为,华山这样一幅冷冰冰的样子,是不会生气的,直到那次云梦的小师妹找上门来。


那天,华山武当二人正在三生树下拜花神,身后清脆的铃声响起,身姿曼妙的姑娘款款走来,紧紧握着自己的心愿签,看到华山和武当的身影后脚步一顿——眼神带着几分幽怨,咬咬牙,走到武当面前。


“我......本来,是想把这个愿望挂上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祝福你们——我只是有些不甘,对你而言,随便逗一下的我又算什么呢?”


武当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华山一把拽过,“我......替他向你道歉,我知道这句话轮不到我来说,但是,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云梦姑娘笑了笑,“这句道歉我收下了,你人很好,祝——你们幸福。”


“谢谢。”华山轻轻答道,松开了拽着武当胳膊的手,后退了十米左右。“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打一架,你要是输了,以后便不许再逗这些姑娘。”


武当一愣,扁了扁嘴,一记斩无极便劈了上去——被华山接下了。接下来的打斗,大概只能用神仙打架来形容,寒刃交错,冰冷的剑意四散开来,不少内力平平的少侠直接晕了过去。


“看什么热闹啊!”华山一位弟子扯过身边武当弟子的袖子撒丫子就跑,“我家大师兄生气了!再围观就要出人命了!”


只有极少数人坚持到了最后——听说,武当是被华山扛回去的。


华山这次查水表,是严州城的茶馆看到武当的,当时他正勾着一个同样背剑匣的师弟的脖子,笑眯眯地说些什么。


一道剑气打了过去。


武当下意识做出防御的姿势,一抬头就看到了华山——御剑凌空,剑眉星目,白衣翩翩宛如谪仙降世,一时间竟有些呆了。


等武当反应过来时,手腕已经被华山死死钳住,二人正踏在华山的剑上,向着那个冷得不行的地方飞奔。


“卧槽你干什么啊放我下来!”


“你们门派死冷的我才不要去!”


“我又没有逗妹子你凭什么把我拉走!”


“明明你上次还知道给我留十米距离呢!”


“你放开我你明知道近战我打不过你!”


“你搞什么啊快放我下来!”


华山扭头,轻笑一声宛如冰雪消融——


“日死你。”

END

【视频指路】华山什么的不干啦

这是b站链接

丧心病狂灵魂画作的产物
华山是不可能还钱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还的
我们不仅要欠武当的钱,还要睡武当的人,女票武当的师兄,跳武当的金顶,砸武当的场子,玩武当的闲趣!

我就等一个夸我儿子长得帅的